Moonbeam

Had i not see the sun, i could have borne the shade

黑夜,我跟同事在一间房间里唠嗑,我说,北京那里,还有很多同学都跟我说,要地震了,不要把钱放理财,身上备足资金。同事说,现在风平浪静也有些奇怪,可能他们收到什么消息了。
一间采光非常好的CBD大楼内,我和几个大学同学。我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儿,大平层,一半屋子椭圆形,落地窗,我们大概处于三十四层左右。对面有幢高楼,正正对着我们,非常高,目测七八十层。闺蜜打算把这里盘下来做工作室。
雨天,大街上。我和姐姐合撑一把伞,走去一楼一间店铺拿钥匙,然后去那个CBD里上班。店铺里一男一女,拿出几个方盒子,潘多拉?可以打卦。我说我想打卦,姐姐说先走吧,不着急。
我们拿着钥匙出门,去那个CBD,途中遇见了太太,太太穿着有点破的军大衣,现在街边吹着风,漫无目的地走。我们有点惊讶,我们问,太太,你怎么来了,你怎么不待在家里呢?太太笑笑,没说话。
下班,我和姐姐开着一辆,前面两排座位,第三排还有个类似卫生间的小隔间的车子回家。要下雨,天很灰,到处是灰尘。我和姐姐到家了,一个带院子的平房。我们下了车,突然想起来没有把太太带回家,他还在街上呢。
我们返回车上,突然发现太太正从车上下来,我们惊讶地说,太太你怎么回来的?太太指了指车上的小隔间,说,我藏在那里面呢!我和姐姐正准备去拉小隔间的门,突然门开了,维维也在里面,我跟姐姐再一次惊呆。姐姐说,你和太太都藏在里面?维维说,只有我啊?太太在哪儿?
我和姐姐惊恐地回过头看着太太,太太站在我们身后。

评论
热度(2)

© Moonbea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