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beam

Had i not see the sun, i could have borne the shade

和你的一年

他们说,二十年后,你会变成那个你曾经最讨厌的人。也许用不了二十年,至少只是和你的一年,我已经变成了那个自私又懦弱的人。

2012年的冬天,我刚刚放寒假就去了你那里,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你,你的妈妈是只很有爱的金毛,原主人说,这只金毛妈妈护犊子看见陌生人就吼,想不到看见我摇头晃脑就过来了。我一眼就相中了你,那时候你正摇着肥胖的屁股在追一只猫,猫咪爬到树上你也只好作罢,然后你坐在鸡窝前面专心致志地看起了鸡。我觉得你就是我一直想要的那个伴侣,命中注定一样。

你长得很肥,那个寒假我把你放在书包里反背在胸前开着小电动带着你去医院检查,打针,买吃的。你很重,我走几步就气喘吁吁。你刚刚离开妈妈,我怕你想家,把你的小床放在我的床边,可是你却一定要睡在我的被窝里。我只好抱着你哄你入睡,然后再偷偷把你放在你自己的小床上,夜半你醒来像个婴儿一样撒娇,我轻轻抚摸着你,拍着你的脖子让你觉得我就是你的妈妈。

去年的冬天,你得了脑炎,几天之内眼睛,嘴巴,耳朵都在溃烂。医生说我买了一只病狗,治不好了,就当倒霉吧。我哭得死去活来非要把你治好,把压岁钱全砸在医院里终于把你救活了。我们都说,以后别无所求,只希望你健健康康地长大。却不曾想你却中了这愿望,愈发健康地长大,智力也愈发下降。我教过你的起,坐,上厕所被你搞得一塌糊涂。你越长越像一只土狗,却有着金毛的体格和胃口。你开始无恶不作,称霸一方,毁掉的财产不计其数,被骂得半死也毫不知觉。我都安慰自己,因为你脑子坏了,笨一点就笨一点吧。

你在男朋友家闯了祸,他妈妈要把你送走,我任性而又倔强地带你回了老家。我以为你在乡村的田野里会成长地更快乐,却不曾知道对你残忍的下一个将是曾经以为那么爱你的我。

你爱闯祸,可是我在外上学,实习,没有办法一直陪着你。我接着家里一个又一个告状的电话,你又咬死一只鸡,你把端午的鸡蛋全部偷吃了,你还把奶奶碰摔了。我想其实是我没有把你训练好,所以你才变成了家人的负担吧。又是一年冬天要到了,打狗的人将会再一次偷偷干掉村庄的狗,害怕你成为他们的盘中餐,爸妈把你栓起来养,你却力大无比一次又一次逃跑出去撒欢。

爸爸打电话来,说没有精力再养着你了,有个买狗的人要就卖了吧,230块钱。我同意了。你看啊,这是曾经说你就是她的孩子的主人,这个曾经以为她自己充满爱心和同情心的人,她啊,已经变成了那个自私冷漠的人。你爱闯祸又很傻,而她精明貌似孝顺的心却肮脏和愚蠢。

我试图不去想你的结局,也许这样会自欺欺人地好过很多,却没有办法原谅自己的当初任性和现在的自私。那个命中注定的瞬间,哭成泪人的冬天是你悲剧的开始,也是我悲剧的开始。现在的我流出的每一滴泪水都是嘲笑。如果当时我不会任性地要养一只狗,或者你重病的时候不那么拼命地救你,也许你还不会体会人的自私和丑恶,我也不会变成这样一个自己。

对不起,希望你忘记我,忘记这个伪善的世界。

评论

© Moonbea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