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beam

Had i not see the sun, i could have borne the shade

徽州,开往远方的小火车。

每次出行都会选择最快最可行的方式,自驾,高铁,飞机。因为假期有限,远方太远。
坐火车好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第一次坐火车5岁,很小,什么都不记得了。

第二次坐火车初二,和母亲去探亲。没出过远门,生活在平原的孩子坐在驶向大山的火车里,好奇又激动。回来春运高峰买不到票,正好有认识的军官,一直把我们从小火车的窗户里塞进去,里面的乘客似乎也司空见惯,搭把手就把我们拽进了拥挤的车厢。列车里都是人和行李,要站一天一夜,我累得坐在列车过道里趴着行李箱睡觉,时不时列车员推着吃食一路喊过来,挤挤挨挨的人群不情愿地挪着腿,拉着行李让出一条道儿,马上再次汇拢在过道里很难想象刚才还能让出过道。

第三次坐火车大二,还是和母亲大人。二十出头的我已经开始染上了文艺病,带着简单的行李就出发了。我妈全程听歌,我么带着一本神曲啃了一路。对面是三个毕业旅行的大学生,偶尔跟他们聊聊天,不知道他们将要面对的社会多么复杂难过。晚上给一个抱两个孩子的女人让座,我妈说方言要把她的位置给我坐,我又生怕隔壁的女人看到尴尬在隔壁车厢死活站了一夜。

第四次坐火车还是大二,一夜的火车,没买到站票,买了一碗牛肉面换一个7号餐厅车厢的位子。经过陌生的站台就跳下来拍照,火车越开越北,凌晨时候的看到一个军人裹着厚厚的军大衣在月台那里直直站着。我也明白人生有更好的风景,要走出自己的世界,别怕去面对生活的不忠。

第五次,杭州去苏州,一直都习惯了高铁,那次是因为某人没有坐过火车专程陪他体验一把。四五个小时的车程,对面两个女孩在我们中间的桌子上滚橙子,滚一圈又一圈然后手掰橙子吃得津津有味。

第六次,我也要毕业了。四个人去泰山,这是我第一次买卧铺票。打牌打到列车关灯,在轰隆的铁轨中我竟然还沉沉睡去了。醒来北方大地的地平线上升起冉冉红日,觉得未来很好,一切都充满希望。

再之后再也没有坐过这种慢悠悠开着的列车,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总是选择最快的方式,才能挤出时间体验工作之余的乐趣。看到这列挨着山脚缓缓开过的列车,就好像是时光缓缓流过去。

        清早上火车站
  长街黑暗无行人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2016.04 春

评论(7)

© Moonbea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