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beam

Had i not see the sun, i could have borne the shade

风声

半夜里爬起来去卫生间,屋外的风叫嚣得真是可怖,夹杂着密集的雨声,却不知道为什么听起来特别有安全感。我想啊,这种坏天气最适合胡思乱想了。

而我的胡思乱想已经被血刹住了阀,姐姐说憨厚可爱的女孩子最讨男人喜欢,可是我敏感,多思,黏人而且不独立。我曾经试过看幼稚的动画片和在职场里扮演得特别成熟来缓和这样子的矛盾和极端,却不想方法本身就是一种错误。

你发疯的时候像一个我从未认识过的人,你暴戾而且血腥,说出来的话能让我忘记你从前一切的好。而我也只能哭和恨不得立马逃离你的视线,我想其实我也并没有那么伤心吧,更多的是害怕。感情让人窒息的时候,谁都不好过。你进手术室的时候,你姐姐问我觉得委屈吗?我说不委屈。你姐姐不相信。其实我真的是不委屈,你喜欢伤害你自己,然后让我伤心,你的目的达到了,我是说这代表你强烈的爱还是你的专制容不得我一丝地反抗?

但是我的的确确停止不了开始担心你,忘记你所有的不理智,无法抑制地开始惭愧和自责,我没有办法面对你的家人,我希望我对你好然后可以弥补你的受伤和自责。我希望从今以后再也不会和你争吵,无论谁对谁错我都不会再和你赌气和你任性,我希望我学会忍让和包容,遇到矛盾习惯沟通和理解。

我坐在马桶上想了很多,外面的风声还是很大,他们像是要吞没世界的样子。他们真high啊,我想去雨里跳舞,但是我不会跳舞。

 

评论

© Moonbea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