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beam

Had i not see the sun, i could have borne the shade

这两年,过得很快。
事事匆匆,忙忙碌碌,得失都很多。
路过茂业大厦,抬头看12楼,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正儿八经的工作。新的城市,一无所有,也无所畏惧。我坚信理想和信念,坚信努力和付出,坚信爱情,不信现实。
那时候的我多么恐惧回到家乡,生活不怕起起伏伏,却怕平淡无味。家乡竞争虽小,合适的行业也是局限,没有背景,机会反而更易被富者垄断。大城市生存压力更大,却也有更多机遇。我觉得我不会回家,因为我生性固执,好胜又好强。
2013年5月,回家乡,公务员面试,最后三比一还是输了。外面的工作也在回来之前辞掉了。人要逼迫自己接受不愿意面对却已成现实的生活,逼迫自己破釜沉舟只为了走人生的捷径,我以为努力自然会有回报,还不知道这世间的残酷,不知道生活就是这样会常常不如人所愿。后来报考教师,事业单位,要么觉得职位不好太偏远,要么残酷竞争中沦为败者,这个半年,情绪反复无常,伤害自己伤害别人,把活到二十多年所有的怨恨所有的失败都反反复复咀嚼了很多遍。毕业半年,一事无成。
年底偶然考入一个和专业毫不相关的领域,对金融其实一无所知,外出培训的半年很是惶恐。生性好强,所以凡事都想做得最好。师父只要我做80分,我却埋怨他不对我要求100分,对自己很是苛刻,夜夜失眠,总觉得没有专业基础的我必须要付出双倍的努力。因为没有自信,给所有同事一种我性格内敛,胆小羞涩的印象。boss后来跟我聊天,笑说那时候开会轮到我发言,人还没张口脸就红了,当时她就想,这样性格的女孩子能做好这份工作吗?那时候我也很怀疑。这是我人生中第二份正式为之奋斗的工作。
2014的上半年,培训,考试,竞技,跟师,实践,在这个离家一江之隔却毫不熟悉的城市,拿着勉强可供温饱的基本工资,不能再由着性子花钱,也不能由着性子生活。我们总要进入这样的阶段,渐渐脱离父母的怀抱,咬牙生活也不能够再跟家里伸手,渐渐身边也会出现很多很多人,他们跟你有着各种各样的交集,你们是工作伙伴,生意伙伴,或者是最后谈判不成功的客户。你的身边会还开始出现很多想不到的人,你可能觉得这个人很有魅力,或者那个人并不愿意打交道,但是慢慢开始学会生存法则,对人都要真诚热心,只是难遇知己,万不能毫无保留。
2014年夏天再次回到家乡,带着培训学到的知识和技能真正地为自己挣客户挣钱。自告奋勇去申请开拓新市场,因为没有后路反而无所畏惧。我宁愿面对未知的恐惧,也不愿意在众人已经瓜分完毕的市场里捡漏。这半年,很辛苦。大学的时候曾经出了自家小镇迷了路,给家人打电话还哭鼻子,慢慢的不用导航都能准确地开到全县任何一个角落。最怕走夜路的我,一个人去过客户家里拿材料,也去客户乡下的仓库里点存货,心里也怕,第二天上班照样早起把材料做齐。遇到过很渣的客户,做材料时毕恭毕敬,被我发现倪端拒掉了就狗急跳墙口口声声要动粗,也吓得不知所措还哭鼻子,多亏了合作方帮忙解围。当然,更多的是认识了各行各业的人,也了解了各行各业的盈利模式,知识需要时时刻刻更新,自己学着把控风险,看人知心。被工作折磨得不成人样,感情冲突不断,两人找不到现实生活的平衡点,发现爱情以外还有太多的东西要学着包容和理解,这么多年走过来依然是没有安全感。
去年的冬天,正式工作才一年,却好像是蜕了几层皮,心被冷冷热热浇了好多遍,才慢慢适应这和校园生活截然不同的现实。

毕业一年半,


工作一整年。


辛酸苦辣,其中滋味,各个尝遍。

评论(7)
热度(4)

© Moonbea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