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beam

Had i not see the sun, i could have borne the shade

早晨做了一个梦,很可怕,忙了一天终于歇下来,还是觉得可怕。
南边大河边的桑树林里我和她们在过家家,冬天的河岸有些萧条,风里带着无情寒意,小草都瘦弱且没有精神。
后来我就跟她们散了,一个人往家的方向走,不知道谁之前在树林里捡到了一条大蟒蛇蜕下的蛇皮。那蛇皮又长又粗,大概能绕那片桑树林一整圈,吞下几百个我。蛇皮表面斑驳不堪,灰褐色很是恐怖。听到谁在喊我,我回头发现那条大蟒蛇的蛇皮正在吃力地挪动着追着我,我快它也快,我慢它也慢,我恐慌不已,撒腿奔跑,它的头部呈现出狰狞的笑脸,模糊的蛇脸上裂开的笑容让我的心绞成一团。
冬天过得真慢,梦里面的我在田野中不知所措地奔跑,感觉一整个冬季都在我耳边呼吸,或者是那条大蟒蛇的呼吸,混沌,沉重,摆脱不了。
就在这混沌中醒了,起床,上班,一天又很快过去了。

评论
热度(1)

© Moonbea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