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beam

Had i not see the sun, i could have borne the shade

秋天的办公室光线很差,刚刚来的客户说是我们的老客户,申请20万消费贷款,男的很魁梧,女的很小鸟依人,再正常不过的青年夫妇。再好办不过的贷款,我眯着眼睛去翻之前的材料,发现他们之前申请的竟是179万的房贷,逾期多次,最高逾期竟然6个月。去查管户,怎么也查不出来,这期间更换多次管户,只是打听到今年年初,客户外出联系不上,逾期6个月后回来重新开始还的。
我告诉客户恐怕是借不了,客户坚持要求我去上门,想想还是跟着他去了。客户家里出乎意料的破,有个老妈妈,双目失明。婆媳关系看得出来相当不好。材料带回去的当晚,听说客户意外身亡,只剩下了婆媳。我再到客户家的时候他的妈妈双背佝偻,头发凌乱,我不忍,便好心给老奶奶洗头发,洗着洗着头不知去向,最后手中只剩一张头皮,青色渗着寒意。客户的老婆很是害怕,我安排着她住进客户家的旧宅,一排黑砖黑瓦房,门口一棵柳树斜斜向着河心生长,家门口有间旅馆,装修破落,生意却是不错。
回到单位很是头疼,同事说预测单位晚上会被袭击,我们得去露营。正走在路上,迎面过来一只大白鹤,琢我的脚尖,心中预感不测,便和同事坐着白鹤赶去老宅。
旅馆的老板说,闻到腐臭味才知道后院死了人。同事做笔录,我一个人去客户老婆生前的房间溜达,抬头正遇上前排旅社老板娘的目光,她隔着窗户大惊失色地指着我大喊,说我长得跟死者好像,我移头转向窗玻璃,玻璃中我黑色长发苍白的脸,倒的确是跟她一模一样。

11月初第一个梦

评论(6)
热度(3)

© Moonbea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