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大一的时候,学姐大二,刚刚出国,去了大美利坚。留下了很多书,和一个每天黯然神伤的男朋友。学姐的很多书都是男朋友送的,扉页上提着一些字,诸如宁静致远之类,字很漂亮。蒂凡尼的早餐是一个朋友从学姐那里借过来给我的,一同借来的还有几本,最后都不知什么原因,这一本至今未还。
很多人看过电影赫本的版本,我也只看过这本书。大一看完后再也没有翻过,有时候遇人遇事听到一个故事,会莫名地想起霍莉,千万别爱上一个野东西。然而多少人会控制不住,爱上野东西,爱上仰望天空,即使那里打起雷来一切都空荡荡。学姐假期回国,带回来一个高高瘦瘦蓝眼睛的单纯美国boy,学姐把蓝眼睛boy拜托给她的男闺蜜和我,她需要一些时间和前男友聊聊天。我们带他去KTV,游东湖,晚上的湖边我们夹杂着中英文争辩一些早记不起的问题,美国boy说学姐只教了他一句中文,“我是SB”,大家面面相觑然后哈哈大笑。狼怂恿我跳湖,也不知是怎样,最后我跳了,狼也跳下去,留下岸边惊呆了的猫和蓝眼睛boy。那几天的学姐像是蒸发了,直至最后邀请我们一起吃饭,有她的前男友。饭桌上很热闹,狼喝了兑了过多whisky的雪碧,跟我表白,我很惊讶,最后闹得很不愉快,吵一架发誓连朋友也做不成。那个夏日的很多故事随着高温蒸发掉了,后来猫跟我说起那个跳湖的夜晚,我总感觉遥远得像是在另一个世界。
最后学姐走的时候蓝眼睛boy非要拉着我喝杯酒,其实很多朋友真的是这辈子见一面再也没有联系,我固执地坚守着自己滴酒不占的原则,拒绝了这离别的酒杯。学姐跟我谈了很多,关于狼,年少固执的我非要把友情和爱情划分得那么清楚,对人残酷像是一种资本。夏天也很快过去,学姐带着更多的故事回到异国他乡,离开了那个boy,谈起更优秀更高远的boy,争取更好更高薪水的工作。狼说我们应该可以很像,只是我没有去争取。而我总是会在这执念里,坚持着一些自己也说不清楚的东西,也许是缺乏勇气,也许我终究是我,不是学姐,更不是霍莉。
活在当下,总还是需要一些安慰,你想去蒂凡尼,我只想开一家小书店,等一些人路过和驻足。每到夏天,梦想会比从前更闪光,让人在这焦灼炎热的暑气里期待出更多梦寐以求的幻象。

评论(2)
热度(2)

© Moonbea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