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beam

Had i not see the sun, i could have borne the shade

小时候的夏天
奶奶有一张竹床,夏天就从杂物间拿出来,放在东边巷子里。白天晒了一天,竹床很热,傍晚开始,奶奶把竹床拖到家门口的平地上,得了空就打一桶井水泼上去,泼上几桶井水,等吃好晚饭,洗好澡,夜色降临。我和奶奶就能躺在凉爽的竹床上纳凉啦。
儿时的夏夜倒很凉爽,奶奶会拿一个大蒲扇,给我扇蚊子。奶奶的故事不多,她那些老掉牙的故事跟我讲了一遍又一遍,有时候,故事说完了,奶奶就问我,我的小丫头最喜欢谁呀?我就抱着奶奶的胳膊说,我最喜欢奶奶啦!奶奶又问,然后呢?然后是爷爷!那爸爸妈妈呢?我会很认真地思索一下,为了爸爸妈妈谁排第三谁排第四而苦恼一下,一般还是会把爸爸排第三个。
有时候萤火虫从我的眼前飞过,我就一个打挺坐起来,光着脚丫跳下竹床去抓萤火虫,萤火虫很好抓,抓到我就捂在手心里,再爬上竹床,把手漏出一条缝给奶奶瞧我的战绩。
儿时的夏夜,像童话一样美好
想起那时的夜空,繁星或是皎月
能在奶奶的蒲扇里满满地沉睡
人如果可以不长大,那我愿意一直在那样的夏夜里

评论
热度(3)

© Moonbeam | Powered by LOFTER